2018年8月12日 星期日

René Magritte at SFMOMA

The Happy Donor, 1966
比利時超現實主義藝術家René Magritte (1898–1967)最為人知的作品可能是一幅畫,畫面上只有一隻煙斗以及文字"這不是一隻煙斗",挑戰著人們的慣性思維, 提出了藝術中"再現"和"真實"的議題,以及語言符號和圖像符號之真意與關聯性的辯證。Magritte如是地在這幅非常簡單的畫面上,創造出了弔詭的意趣,謂之「圖像的叛變」(The Treachery of Images, 1929)。從這裏開始思索Magritte的作品,就帶出了許多有趣的觀念思辨。

另外,貫穿Magritte一生作品中最顯著的圖像是帶著圓頂帽穿西裝的人像。這個圖像的初衷乃指涉中產階級的一般人,藝術家也想要融入無名氏的常人之中,然而最後卻成為了藝術家的自畫像,更凝塑為Magritte個人的表徵。Magritte畫面上的人物往往都是有形無像,或者臉部被遮蓋隱藏了。Magritte說:「我們看到的事物後面都隱藏著別的事物,而我們也總是想看到被隱藏的事物,但是那是不可能的。有趣的就在那被隱藏著的.....」

Personal Value, 1952
在Magritte的作品中,人像以及畫面上的所有圖像,都是大家熟悉的日常景物,但是畫面的奇怪佈局和構圖設置,卻總是顛覆了人們的常態思維,顯得神祕又弔詭,引發出很多想像的空間。畫家似乎在提醒我們,日常生活中就隱藏著種種神秘的旨趣,不要被世俗邏輯思維所誤導,要超脫框架地去思索。所以當水泥牆面都消失了,藍天白雲環抱著那個人私密的臥房,我們何妨飲杯酒,任思緒無拘無束地飛揚天際,超越現實地去想像我們所存在的世界及其意義。"René Magritte: The Fifth Season"展覽,目前在舊金山現代美術館展至10月28日。

2018年8月5日 星期日

蕭泰然紀念音樂會

在北加台灣會館和美國蕭泰然基金會共同邀請下,國立台灣交響樂團首次來到美國巡迴,舉辦「樂見台灣 - 蕭泰然紀念音樂會」,8月4日在聖荷西以及8月9日在洛杉磯演出。龐大的樂團來美演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除了文化部的支持外,還要靠許多民間企業、基金會和熱心人士的贊助。我們在此地非常難得看到來自台灣的樂團,所以當然就欣然地買票去參加和支持。

蕭泰然(1938-2015)出生於台灣高雄壽山長老教會家庭,曾留學日本和美國UCLA,最後逝於南加州。蕭泰然集鋼琴家、指揮家與作曲家於一身,一生的創作無數,作品涵蓋大型交響曲、協奏曲、合唱曲、鋼琴曲、小提琴曲,還有聖樂曲等等。他致力結合台灣本土音樂融入西方音樂的創作,成就備受推崇。

這次在San Jose Center for the Performing Arts演出的紀念音樂會,2600個座位幾乎都坐滿了,可知此地台灣人真是不少耶,大家都對來自家鄉的音樂家作品和樂團傾心支持。國立台灣交響樂團也不負眾望,在指揮陳美安的帶領下,展現高水準的演出,鋼琴家陳毓襄的演出也非常精彩。他們將蕭泰然樂曲中的台灣意韻和西方音樂的神采,作了美妙的詮釋和表現。後半場還有女高音何佳陵以及北加州台灣會館百人大合唱的參與,以台語演唱數首歌曲,讓家鄉味飄揚全場,引人鄉愁。此地僑胞們也熱情地以掌聲擁抱來自台灣的樂團和音樂家,場面真讓人感動。

2018年7月30日 星期一

纖維藝術作品在de Young Museum

Ranu Mukherjee
上週末到舊金山de Young Museum看展覽,很高興看到了數件與纖維藝術相關的作品。進入博物館,首先迎面而來的是一樓挑高大廳的四面牆上,展出著印度裔美籍藝術家Ranu Mukherjee的裝置作品"A Bright Stage"。長條亞麻布上,以印染、彩繪和針繡展現的抽象圖樣,如樹幹或樹枝造型,喻示著印度的古老聖樹Banyan Tree,畫幅間交錯著數個鳥的動畫錄像。這四面環抱的場域,喚漾出了自然又現代的氛圍。也讓博物館的空間展現出了異國時、空、文化交匯的情境。

Olga de Amaral
在一樓畫廊裡看到了以前在纖維藝術發展專輯內經常提到的幾位前輩藝術家的作品,例如:哥倫比亞籍的Olga de Amaral (1932-)作品"Lost Image 17"(1993)。Olga在1960-70年代間已經是享譽國際的藝術家,她的作品以加入了金箔、銀箔的棉麻編織出的抽象畫面,已經脫離了傳統編織或織錦畫的範疇,建構成為了浮雕、雕塑、甚至裝置藝術、觀念藝術。因為她關注的是材料、過程與型式,她探究的是形而上的表達,是對生命和物象本質的檢視。"Lost Image 17"以層次的金色為主,雕繪出抽象的自然景觀,充滿了神秘的氛圍和遠古的意境。也映現著南美洲古老歷史的遺緒。

在1960-70年代間,無數的藝術家都創作著巨幅作品之際,美國藝術家Diane Itter (1946-1989)卻獨樹一幟地以纖細的亞麻線、雙套結,編製出色彩豐富絢麗、型制多樣的小尺幅作品,其特色還有如流蘇或瀑布般懸垂的線條;讓嚴謹的編結圖案和自由流展的紗線,在色彩的流變中,型成了美妙的對話,更擴展了小幅作品的空間和格局。作品"Blue Diamond" (1984)即一範例。Diane一生堅持只用一種材料和一種技法創作,讓她得以專注於圖象和色彩的營造。她就如同色彩的魔術師,巧手變化出了璀璨炫目的幾何抽象圖案和畫面型制,在二十世紀纖維藝術的蛻變與發展中,建立出了個人的獨特風格。

2018年7月3日 星期二

Jasper National Park

Sunwapta Falls
Athabasca Falls
在班芙國家公園北邊的賈斯柏國家公園(Jasper National Park),是加拿大最大的國家公園,設立於1907年。賈斯柏國家公園龐大峻峭的高山岩壁,在流水、瀑布、湖泊的襯托下顯得壯麗俊美。這兩個國家公園由93號公路銜接。6月21日我們從路易絲湖出發往北走,開了兩個多小時先抵達Sunwapta Falls休息午餐,之後我們沿著豐美的瀑布流水外圍走了一個多小時的trail,再轉往20分鐘車程外的Athabasca Falls。Athabasca Falls的地形更為可觀,水流湍急的瀑布沖擊著石英岩層和較軟的石灰石,雕鑿出了峽谷與岩壁上許多的坑洼洞。岩層疊置構成的天然步道,也成為了獨特的景觀。大自然真的是偉大的雕塑家。

抵達賈斯柏鎮時已經傍晚,當時下著小雨,整個小鎮竟然都停電了。旅館房間沒電,我們就到街上逛逛,可是餐廳也沒電,所以沒有地方吃晚餐。只好到唯一的超市,跟著許多人一起搶購簡單的食物,也買了啤酒帶回旅館。大約8點半左右才恢復供電。這是旅途中少有的小插曲。

6月22日前往Maligne Canyon和Maligne Lake來回的路上,看到前面車輛慢下來或停車,我們也就警覺地跟進。於是看到了許多動物如:Elk、山羊、大角山羊、鹿、黑熊等,在路邊隨意地覓食,就在我們車子旁邊耶。牠們一點都不怕人,也不在乎人和車輛的過往,可知牠們已經適應了此地常年遊客如織的狀況了。

Maligne Canyon是賈斯柏國家公園最深的峽谷,最深處超過50公尺,峽谷上有六座完善的橋,讓遊客們可以自如地穿越峽谷,觀賞縱谷飛瀑激流的各種天然奇景。Maligne Lake也是一座美麗的湖泊,我們在附近走了一段路後就開始下雨。於是決定前往著名的溫泉Miette Hot Spring,往北開車約一小時45分鐘,蠻偏遠的。這個溫泉比Banff Upper Hot Spring還大,泡溫泉的人相對地也比較少。此地的溫泉含礦物質量極高,據說對關節炎等很有療效。我的膝蓋發炎不舒服大半年了,吃藥、推拿、復健運動都做了,尚未完全好。泡了兩次溫泉後覺得真的恢復正常狀態了,這是此次旅遊的一大收穫。

6月23日從賈斯柏國家公園回到班芙鎮開車需要四個小時,我們一路上除了再度好好觀賞此地壯麗的景觀外,也還看到許多的野生動物,很開心。可見人類是無法獨自生存的,有其他物種的共存,會讓我們更珍惜生命的意義和價值。抵達班芙鎮後,我們到cave and basin national historic site參觀,看到了此地最早被發現溫泉的洞穴。溫泉真的是此地的寶藏;就是因為溫泉的發現,此地的國家公園才逐漸被設立起來的。當天是Albert二十二歲的生日,Daddy則是剛過七十歲生日,所以這趟旅遊就算為他們兩人慶生囉。

2018年7月2日 星期一

Yoho National Park & Columbia Icefields

Emerald Lake
幽鶴國家公園(Yoho National Park)是此地相連的四個國家公園中最小的一個,距離路易絲湖約30分鐘車程。6月19日早上我們離開班芙鎮,開車走1A景觀公路,沿途欣賞風景也期待著看到野生動物,但是走了一大段路後,發現公路關閉,只好再回去走1號公路,先到Lake Louise Inn 將行李放下,再前往幽鶴國家公園所在的Field小鎮上的Truffle Pigs Bistro午餐。出外旅行中,Albert總是尋找特別的啤酒喝,我們也樂於一同體驗。

Natural Bridge / Takakkaw Falls
前往幽鶴國家公園著名的景點翡翠湖(Emerald Lake)的路上,會經過Natural Bridge,那座天然雕鑿的石橋見證著大自然中水的龐大力量,可以說是鬼斧神工之作。Kicking Horse River的水即從這座石橋間,向下奔流傾瀉而出形成浩然的瀑布。翡翠湖則媲美路易絲湖,秀麗嫻靜。我們沿著湖邊trail走,觀賞著湖光山色,也是美不勝收。只是近看時發覺,湖水沒有路易絲湖清澈與乾淨。從翡翠湖再開車45分鐘,即抵達此處最高的瀑布Takakkaw Falls。這個瀑布的最高點有304公尺高,豐富不斷的水源來自Daly Glacier。走到鄰近瀑布的下方時,感覺到濛濛水氣揮灑籠罩人全身,在微風中也讓人冷的哆嗦。

6月20日早上8點我們再訪路易絲湖,因為難得來到此地,想要看看她在不同時辰的美景。沒有想到還看到灰熊媽媽(Grizzly bear)帶著兩隻小熊,在城堡飯店旁邊斜坡草地上覓食,聽說牠們喜歡吃蒲公英花。許多遊客當然都聚集在外圍觀看和拍照,也覺得不虛此行了。


而後我們開車走93號公路,前往Columbia Icefield Discovery Center,路上碰到了三個路段在修路,一個半小時的車程又延誤了半個多小時。抵達時已經過了中午,只好訂2點半的shuttle到Skywalk參觀。因為現在不是冬天,不需要期待白雪滿佈的冰河景象,但是溫暖的陽光映照著山頭殘雪和部分的冰河,在開闊的天地間,仍然讓人深深體會到自然的宏偉。Skywalk是一個建造在懸崖邊緣,懸空突出的半圓形玻璃步道,以提供人們最佳視野來欣賞此地的自然勝景,的確是人類建造工程上的一項傑出作品。

從班芙鎮走1號公路來回,讓我特別感動的是,公路兩旁都有細鐵絲網架起的透明圍欄(不仔細看還不會發現),綿延60餘公里,以免野生動物們不小心走到公路上。而且公路上還有數個陸橋,上面植栽著如同兩旁自然林地的樹木和綠草,邊緣仍然有連接著的細鐵絲網圍著,以保護動物。所以這些陸橋不是給人走的,而是給動物們走的;真是貼心的規劃。

2018年6月29日 星期五

Banff National Park

久聞班芙國家公園(Banff National Park)與路易絲湖(Lake Louise)的美麗景色,今年6月終於安排了全家三人前往旅遊一週,以探訪其風采。設立於1885年的班芙國家公園,是加拿大歷史最悠久的國家公園。它是北美洲大陸西邊跨越美國和加拿大,綿延3000英哩的龐大洛磯山脈中,以宏偉山形、高山冰原、美麗湖泊名聞遐邇的國家公園。但是久聞真的不如一見。

6月16日中午抵達加拿大Calgary時,天氣陰雨微寒。前往班芙國家公園約一個半小時車程,1號公路順暢便捷,沿途城鎮屋宇房舍很整潔,讓人覺得加拿大真是個進步的國家。接近國家公園的路上,便看到綿延的山脈,逐漸地起伏攀高,未化的白雪覆蓋山頭,蜿蜒500餘公里長的Bow River沿途相伴。河水與湖泊襯托著高山雪景,這美景與阿拉斯加的景觀很像。比較起來,此地洛磯山脈的山形更為宏偉壯麗峻峭,而阿拉斯加的山景則顯得秀麗。

抵達班芙鎮已近傍晚,遊走在美麗熱鬧的渡假小鎮,發覺真的都是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亞洲人也非常多。班芙鎮與班芙國家公園,都是在1880年代間,因為鐵路的通行以及發現了溫泉,觀光業盛起而設立的。一百多年來至今,每年觀光客已經超過了五百萬人次;冬天是滑雪勝地,夏天就是健行、划船、探訪永凍冰原、認識生態和野生動物的好時光。來到此地,我們當然就先到著名的Banff Upper Hot Spring溫泉泳池享受一下,以解放旅途疲憊的身心。此地的溫泉可說是價廉物美,入場卷一人只要加幣$8.30。在冷冷的傍晚時分,到高山上泡戶外溫泉,也欣賞天光雲影和四周山景,真是再好不過了。

6月17日一早就去搭纜車上到Sulphur Mountain頂部,在朝陽映照下眺望整個班芙鎮,欣賞附近的Bow Valley。開闊的空間和亮麗的陽光,讓人精神振奮也全身舒暢。而後我們開車由東邊繞過小鎮到Lake Minnewanka,再走1號公路往西到Johnston Canyon。不論走在湖畔或在山徑中,近距離觀賞在百萬年前地層的變動昇起中,所雕造出的各式山岩峭壁、峽谷和湖泊,讓人只有讚嘆大自然造物之妙。

6月18日前往路易絲湖,到了那裡卻因為停車場全滿而無法進入。只好先到附近的Moraine Lake。發覺這個湖也非常美,我們三人租了小船划行,遊湖一圈。在耀眼的陽光下,湖面上風吹著,還蠻冷的呢。下午將近五點,我們再度前往路易絲湖,終於可以進入停車。雖然人潮絡繹不絕,路易絲湖依然沈靜高雅,似乎微笑著迎接終年不斷的訪客。層次疊翠的山環抱著碧綠的湖水,襯著Victoria Glacier的白雪,就是最著名的拍照景點。當然遊客們也都盡興地捕捉鏡頭留念。我們沿著湖邊走到此地代表性地標Fairmont Chateau Lake Louise的正對面,再回頭眺望,覺得這個湖很清澈、乾淨、遼闊。這個城堡飯店成為了文明在大自然中的另類點綴吧。

2018年6月4日 星期一

McDonald Spit - 自然美景

Photo by Jack
McDonald Spit岬灣的海灘,每天潮漲潮落差別很大,裸露的地域面積也不同。5月26日早晨潮水非常低,露出了大片沙地,小船都擱淺在沙灘上了。Flossie帶領我們延著浮出的沙地走到了房子的對面。一路上大家也撿拾著各種石頭和貝幣,雖然石頭很重,每人的口袋還是裝得滿滿的,要帶回家欣賞與留念呀。看著海水和地面或岩石交會創造出的各種層次景象;還有寬廣平靜的海面,襯托著遠方雲霧間的白雪山頭,讓人覺得在俯仰之間,任何角度都是令人難忘的一幅幅美景。

Photo by Jack
下午Flossie帶領我們去爬山,要走到高高的雪山頭。Flossie應該是我們這群人中最年長的,但是她的腳力和體力卻是我們都望塵莫及。平常我們每週日都登山健行,然而看到了這座山的自然野徑,也要心生敬畏,走了一段路後更知道不容易喔。當然從山頂眺望整個海域和遠近雪山美景時,有一種完成壯舉的心境,體會就不同了。這是我們在此地的最後一天,一共走了8.6英哩,48層樓的高度。每天都有不同的挑戰,怎不讓我們留下刻骨銘心的記憶!

Photo by Jack
5月27日要搭早上11點鐘的water taxi離開,大家很早就起來收拾行李清理環境。還有些時間,IFong和Flossie就帶領我們走到沙灘另一邊低潮區,可以挖蚌和鮑魚。這裡還有一片沙灘特別美,在朝陽照映下呈現出粼粼波紋,似乎複寫著海洋的心聲。大自然的精工雕繪,總是在無形的時間之中神妙地孕造。我們得以置身其中,或親臨其境,就是福氣。

真的感恩這趟阿拉斯加之旅,讓我們得以如此地貼近自然的脈動,體驗完全接地氣的生態活動。也在風寒中更深刻的感知生存的力量和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