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7日 星期三

"Stuart Davis" at de Young Museum

二十世紀初是國際藝壇風起雲湧、蛻變創新,承先啟後繼而開展出嶄新現代主義思維的重要時期。馬諦斯的野獸派與畢卡索的立體派,揭開了藝術創作的新視野和新理念。精緻藝術(High Art) 與通俗藝術 (Low Art)開始了至今仍然糾纏難解的論辯和關係。具象與抽象並置融入、文字與圖像交匯進出,讓二十世紀現代繪畫展現出了前所未有的繁複面相。美國藝術家Stuart Davis (1892-1964)則是具現"美國"現代主義精神的先驅畫家之一。

目前正在de Young Museum展出的"Stuart Davis: In Full Swing"展覽,展出了75幅Davis的代表性作品。1928年曾在巴黎居住了13個月,深受歐洲現代主義啟發的Davis,傾心在畫面上玩味、解析和疊置著幾何圖案和色彩。但是他並不獨鍾抽象。因為他也體悟到所處的美國社會的現代化和科技等等的進展都是很切身的重要現象。於是他的作品結合了都會生活中的平凡物象、建築或通俗文化的種種元素。從他早期的作品"Super Table"(1925),即可窺其樣貌。這件作品是傳統的桌上靜物畫題材的另類演繹和表現。扁平畫面上的簡單造型與色彩,讓物象在線條的形構中,呈現出了特殊的空間趣味和感知。

Davis創作上最核心的表述意念是"美國"的文化質素,於是畫面上融匯著週遭生活點滴和消費文化物象以及廣告文字等,讓他被視為美國普普藝術的先導。因為一生熱愛美國爵士樂,Davis運用表現性的書法般線條、活潑明亮的色彩、切割或重複的圖型,建構出了充滿韻律的畫面,展現出爵士樂中的"搖擺"樂風和即興的意趣。"The Mellow Pad"(1945-51)即最佳範例。在此各種形制、圖像和線條散佈整個畫面,大膽地互動著,映照出現代社會勃發的生命力與脈動。這時期的作品抹除了畫面的中心點,讓觀者隨心地瀏覽觀看任何部份或細節。滿佈的畫面也極具擴張性,似乎要侵入觀者的空間。Davis作品的特質預指出了抽象表現主義的風貌,如:Jackson Pollock作品所呈現出的全面性(overall)抽象畫面。

Davis說藝術的主要道德角色是帶給世界愉悅,提供"有秩序的混亂"的幻象。似乎這就是現代社會潛藏的現象吧。

2017年4月17日 星期一

《鳶尾花》與梵谷

荷蘭後印象派著名畫家梵谷在1889年5月因為「躁鬱症」住進法國Saint-Rémy精神病院療養,在那年裡畫了約130幅繪畫,包括了《星空》、《麥田裡的絲柏樹》、《向日葵》以及一系列的《鳶尾花》等作品。《鳶尾花》通常在四月底五月初盛開。當時療養院的花園裡盛開的鳶尾花,便成為了梵谷轉移躁鬱情緒的最佳題材。梵谷在入住療養院的第一週便開始畫《鳶尾花》系列,也如此地讓《鳶尾花》在藝術聖壇大放異彩,傳世留名。

聽朋友說目前聖荷西"Nola's Iris Garden"鳶尾花正盛開,週日下午特別趁一陣大雨過後趕去觀賞。位於高山上的花園裡,真的是有著成千上百的各種顏色的鳶尾花,在山上冷冷的空氣和微霧微雨中挺立著。各色的鳶尾花吐蕊綻放,每個角度都有不同的美,真令人驚艷。

我們一般人看花多半是賞其外型和姿色之美,繼而讚嘆著造物主的神妙。然而梵谷則看到了鳶尾花在風中的神韻和動勢,映照著他內心的騷動、恍然和不安。於是梵谷的《鳶尾花》呈現出了一種生命的情境。在藍紫色和金黃色的花卉上的黑色輪廓線條,則如同陰影籠罩著燦爛的花顏。梵谷在隔年7月舉槍自殺,享年37歲。這個受困掙扎的靈魂,因為寄託在藝術和繪畫上,而留下了無數憾動人心的作品,讓後世思懷與感念。於是看到鳶尾花,也讓我想到梵谷,因為他的心就如同美麗的鳶尾花般的純與真。

2017年4月13日 星期四

四月天,雨霏霏


四月天,雨霏霏
櫻花笑吟春光媚
蜂鳥叢中鬥花顏

四月天,雲悠悠
藍天笑顏天際展
綠葉滿枝舞生趣

四月天,風舒舒
陽光柔麗映春色
紫藤、玫瑰、君子蘭...

四月天,綠盈盈
綠草如茵伴花香
雨露風舒,印象-春天!

2017年3月21日 星期二

舊金山現代美術館特展 - "Matisse / Diebenkorn"

自古以來以觀摩或臨摹來研習前輩藝術家的技巧與風格,不論東西方,一直是大部分學習藝術者必經的過程,但是在研習之後的創新以及建立自我風格就要各憑本事了。歷史上偉大的藝術家無法計數,他們對後代追隨者或愛好者的啟發更是廣泛而且深遠。舊金山現代美術館以此理念特別策劃舉辦"Matisse / Diebenkorn" 兩位藝術家作品對照的特展,展出了六十件Richard Diebenkorn的作品,以及四十件馬諦斯(Matisse)的作品,以檢視這兩位從未謀面、相隔一個大西洋、年齡相差約50歲的藝術家之間的微妙聯繫。展期3月11日至5月29日。

美國加州藝術家Richard Diebenkorn (1922–1993)成長於舊金山灣區。就讀史丹佛大學時首次看到著名前輩法國野獸派藝術家Henri Matisse (1869–1954)的繪畫,便深受啟發。而後有機會到紐約和華盛頓DC,更重複地造訪美術館和國家畫廊等地,探究馬諦斯的作品。Diebenkorn在1953年的抽象繪畫作品中,開始浮現出了馬諦斯繪畫的元素。巧妙的現象是馬諦斯的野獸派風格具象繪畫例如:《金魚》,其實充滿了平面性抽象的意趣,也預告著而後抽象繪畫的來臨。對照Diebenkorn的抽象作品"Urbana #6",可以看到畫面上相似的黑色與淺藍色塊、橘色點,平塗的畫面上暗示著室內、室外空間的融匯等等。兩幅截然不同的繪畫,細看卻在精神與理念上相呼應。

舊金山現代美術館的鎮館作品之一,馬諦斯的"Woman with a Hat" (1905),以主觀而狂野的色彩運用在藝術史上留名。以Diebenkorn在1967年的具象作品"Seated Figure with Hat"與之對照;可見沈靜無聲而顯落寞的畫面中,獨坐女子帽子深遮,衣服與背景色彩卻亮麗相襯,尤其那藍色和濁灰的粉紅,點滴呼應馬諦斯的色彩。讓人物與場景空間融合不分的平坦畫面,展現著繪畫的2度空間本質,更是馬諦斯處理畫面的理念。讓人覺得兩件作品雖然神韻迥異但是感性相似。

這項展覽非常難得地將前後輩兩位著名畫家的多幅作品並置,讓觀者可以細細體會藝術上的啟發,如何在具有創意和個人思維的藝術家,如Richard Diebenkorn的作品中巧妙展現,繼而演化出嶄新的現代藝術風貌。

2017年3月16日 星期四

"Bouquets to Art 2017" at de Youngf Museum

三月已經是春天了,許多花兒也早早地攀上樹梢枝頭展放新春的姿采。我們家院子裡的李花已經開過了,目前正是紫藤花、君子蘭、杏花、桃花等相互爭艷之時。在此春暖花開時節,舊金山的de Young Museum一年一度的"Bouquets to Art"特展也在3月14-19日推出,展期只有短短的六天。這項花藝特展由支持博物館的一個團體的義工們所策劃製作並且為博物館募款。至今已經是第33屆的花藝展,一貫地讓花藝設計家們與博物館的藝術品心思互動,繼而創造出一幅幅精彩的對話。

為了觀賞展覽中花顏最靚的神采,特別選擇開展第一天便前往。本來以為金門公園內的博物館,週二的停車狀況應該會容易些,沒想到仍然是車位難尋。館內的人潮也是摩肩擦踵,川流不息,驚嘆聲連連,拍照聲不斷。花藝家們對花材的嫻熟運用,讓博物館的珍藏品,在燦爛瑰麗又芳香的立體花卉意象中延展,更讓人體會到藝術品對人們的多面向啟發。雖然展場顯得有些擁擠和紛亂,但是一年一度花卉之美的特殊饗宴還是不可錯過的。


2017年3月12日 星期日

"Matilda the Musical" in San Jose

百老匯音樂劇(Broadway Musicals)可以說是紐約表演藝術的指標,是紐約作為文化藝術之都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雖然早自古希臘羅馬時代就已經有歌舞加上戲劇的演出,但是其形式早已隨時間流逝蕩然無存。美國的音樂劇成為一種廣受歡迎的表演藝術,具現於1860年代,繼逐年的創發蛻變,在二十世紀初即發展出了百老匯音樂劇的特色和風格。1950年代百老匯音樂劇已經是西方社會最流行的音樂形式。經典音樂劇一演就是數年、數百場,歷久不衰。到紐約的觀光客也必定要去看百老匯音樂劇,才會覺得不虛此行。年輕時在紐約住了半年,當然也看了一些音樂劇。睽違多年,看到"Matilda the Musical"到聖荷西的表演藝術中心演出,就想再去感受一下音樂劇的魅力,於是買了3月7日週二晚上首場的票。

演出前與Daddy到附近的餐廳Scott's Seafood Grill & Bar用餐,沒想到週二晚上,這家位於六樓頂層的餐廳高朋滿座,而且都是白人。為了不要等待,我們坐到戶外座席用餐,卻難得地享受到頭頂著傍晚暮色微暈,如此貼近地欣賞著天色從粉紅粉藍到深藍至靛藍的美妙變化。戶外開闊空間中的燈光、爐火以及暮色搭配著美食,倒是看戲前的美好序曲。

"Matilda the Musical"是根據英國暢銷作家Roald Dahl的小說《Matilda》改編的音樂劇,描述一位六歲的女孩,頭腦敏銳,非常愛看書也充滿了想像力,卻被父母忽略,被學校校長排斥,但是班級老師發覺她的優異和特色,而圖書館員更愛聽她說故事。整個音樂劇角色大部分都是小孩,這些孩子們的表演卻都非常專業,不僅活潑、生動、有趣,其中有幾場的舞蹈,更展現出完全精準的節奏與動作。劇場舞台的設計、音樂與場景的轉換、故事鋪陳的流暢、小女主角的精彩表演等,都讓人覺得百老匯音樂劇必然永續傳承下去。演出結束時,全場都起立拍手,因為這些小小表演者真是令人刮目相看。

2017年2月13日 星期一

深具人文涵養的建築師David Hu

週六(2月11日)下午聆聽了一場難得而且精彩的演講,由台大矽谷中心與北加州台灣醫學會共同主辦,邀請了來自紐約的台裔美國建築師David Hu主講,內容結合了中國人文、西方視覺藝術、數位時代、時裝與現代建築。David對講題內容的鋪陳與安排,對理念的貫穿與揭示,都讓人印象深刻,收獲良多。

David從中國書法藝術文字線條和詩詞之美、中國繪畫的抽象性、多重視點構圖,以及讓人要如同"漫步"般細/觀看的橫幅巨作如《富春山居圖》等,比對西方視覺藝術的定點透視,提出"Universal Space"的概念和重要性。從文字(text)和織品(textile)的關聯,從電腦織機到數位時代,文化和藝術元素的交織(weave),帶給人們更豐富的視覺經驗,也創造出了多層次的"文本"閱讀模式。如此在時間、空間、人文、服裝和藝術的創發交融下,帶出了他對建築和室內空間的創思。如是地,在David的現代建築作品中可以看到不同視點的貫穿,與純粹、統一、簡潔的理念元素之交匯。建築空間多層次而抽象的文本,與獨特的"Place"的意念則自然靈動而出。如他所言,每個"Place"都有它獨特的意義與內涵,"my place"則是包容個人多重自我面向的地方。

美好的建築設計不論公共的或私人的空間,都會引領人心進入純淨而昇華之境。一位優秀的建築師所具備的豐厚內涵,在David Hu身上具現。希望以後還有機會聆聽他的演講。